欢迎来到豫教国际留学官网
省教育厅唯一直属留学服务机构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

2015留学十大热点及趋势

来源:互联网
  更多

>>一大一小

英语国家留学热度不减

在未来,英语国家依然是留学的主流。

2014年11月26日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发布的《中国留学回国就业蓝皮书(2014)》显示,中国学生所选择的留学目的国分布广泛,根据2013年学历学位认证数据库记载,接受留学生较多的前十个国家,分别是:英国、美国、澳大利亚、韩国、日本、法国、俄罗斯、加拿大、德国、乌克兰、新西兰和新加坡等,占总数的90%。

而根据《留学》杂志针对留学机构历时半年的探营结果,最热门的留学目的国是北美和英联邦等英语国家。美英澳加公布的中国留学生人数呈现稳定增长态度,均占该国国际生来源首位。针对中国富豪阶层的调查显示,美国、英国、加拿大连续五年占据“最受富豪青睐的孩子国际教育地”前三名。

由此可见,我国民众对英语国家留学仍保持着极高热情,如美国、加拿大、英国、澳大利亚等国还将是2015年我国学生和家长热衷的留学目的国。但中国家庭留学目的地选择更加多元化,非英语国家逐渐受到重视。

非通用语种留学正在升温

中国家长们因考虑孩子的就业而四处打听“该去哪留学”的时候,很少有人想到从国家宏观走势来判断未来的就业热点。未来10年,有中国经济对外输出的领域,就有语言人才的需求,就有就业。

回顾2014年,伴随着“中国-拉共体论坛”、“一带一路”的提出、APEC举行及中澳自贸协定签订等经贸大事的发生,相关的经济活跃领域将成为语言人才的需求洼地。

以“中国-拉共体论坛”为例,其成立之后,市场对西班牙语人才的需求将会不断上升。全球4亿人以西语为母语,西语是全世界除汉语之外最大的母语语种。美国有600万人在学习西语,法国200万人,德国50万人。中国的西班牙语学习者不足2.5万人,远不能满足经贸增长对语言人才的需求。

越来越多位于社会枣核中部的家庭,面对的是延续数年的“就业寒冬”,这些家庭非常看重子女的就业问题。《留学》杂志今年曾发起非通用语种留学调查。结果显示,市场对非通用语种的关注度,其实远超过人们预期。

从2015年起,对中国家长学生而言,被视为“小语种”的非通用语种不仅不小,而且将会成为一个核心人才稀缺的领域。对于留学、语培机构来说,非通用语种的培训和考试服务,将是留学、语培机构获取市场份额、增强业务竞争力的绝佳突破口。

>>一低一高

低龄留学趋势加剧

“低龄留学”,区别于本科或研究生阶段留学,指那些未满18岁、赴国外接受中小学教育的留学现象。

在中国留学大军中,低龄留学生占有相当的比例。《留学》从加拿大驻华大使馆商务处获知,2013年,加国驻华使馆签证处向中国学生发放了29415个学生签证,其中将近30%的学生是到加拿大读中小?学。

美国、加拿大、英国、澳大利亚、新加坡是中国小留学生热衷之地。从这些国家近几年反馈的数据看,我国的低龄化留学热潮仍在延续。值得一提的是,泰国、以色列等非主流留学目的国开始进入中国家长的视线,其对留学国家的选择趋于多元化,不再局限于英、美、澳、加等少数热门国家。

英国私立学校委员会的统计显示,从2007至2014年,中国学生人数从不足2500人攀升至近4500人,增长近80%,目前,中国已是英国寄宿中学的第二大生源国。

“高龄留学”需求凸显

“高龄留学”指的是职场人士希望通过留学完成职业跳跃、转型或实现移民的目的。在2014年《留学》杂志举办的光明《留学》榜企业探营活动中,调查数据显示,探营涉及的150多家机构中,有12%的留学服务机构提供针对35岁以上高龄留学者的服务。这直观地反映出高龄留学的市场需求颇为旺盛。

2014年自费访学申请人数增幅超40%,涨势不小;豫教国际访学项目负责人推测,申请自费访问学者的人数或已与国家公派访学人数持平,未来有望大大超过国家公派访学人数,甚至有望超过学历教育留学生人数。

在所有行业中,医生、传媒、律师、银行、金融证券等领域的中、高层人才选择高龄留学的比例更高。就申请目的国而言,由于对人才交流的开放态度及多元文化和丰富教育资源的吸引力,美国是高龄留学群体的首选。在2015年甚至更久的未来,高龄留学的需求将逐渐凸显。通过自费访学、短期留学、进修深造、海外实习等形式出国留学的职场人士,其数量将不断攀升;高龄留学的职业广度将会不断拓宽,留学人群将不仅限于教育、医疗、传媒等少数行业;职场人士对于留学目的国的选择也将变得更为多元化。

>>一去一来

出国留学重“海归”

近年,我国留学事业呈现新的态势:出国人数快速增加,归国人才加速回流。《中国留学回国就业蓝皮书(2014)》显示,从改革开放至2013年年底,中国各类出国留学人员总数达305.86万人,学成回国人员总数达144.42万人,有72.38%的在外留学人员有选择回国发展的意愿。

习近平总书记在欧美同学会成立100周年庆祝大会讲话中,提出了“支持留学、鼓励回国、来去自由、发挥作用”的十六字方针。归国人才政策调整是方针的重点之一。

2015年,国家倡导海外留学人才归国发挥作用的利好政策趋势将更为显著。国家将更加关注海归人才的就业问题,鼓励各地政府出台海归就业的优惠措施,优化海归就业和创业的环境。

留学机构将更加重视留学后端服务建设,开发海归实习、就业平台,更重视打造留学产业闭环。

来华留学主高校

留学人才“逆差”的局面,近几年在中国正逐渐被扭转。2013年来华留学生总数增加28,169人,同比增长8.58%。从地域来看,非洲(23.31%)、欧洲(13.02%)、大洋洲等地区来华留学的人数增长较快。这种情况的出现与我国政府对来华留学的重视密切相关。

早在2012年,教育部出台《留学中国计划》提及:“到2020年,使我国成为亚洲最大留学目的国。建立与我国国际地位、教育规模和水平相适应的来华留学工作与服务体系;造就出一大批来华留学教育的高水平师资;形成来华留学教育特色鲜明的大学群和高水平学科群;培养一大批知华、友华的高素质来华留学毕业生。”

2014年召开的全国留学工作会议,对来华留学也提出了更为明确的要求,首次在国家层面强调“出国留学与来华留学统筹谋划,合理运用国内和国外两种资源”。

教育部自2013年起,每年选拔部分高校作为来华留学示范基地,以此提升来华留学工作的质量和水平。而我国为来华留学生提供的政府奖学金数额在稳步上升。2013年,获得中国政府奖学金生的人数为33322人,占来华生总数9.35%,较2012年同比增长15.83%。

除此外,我国的来华留学还处于良好的国际环境中。英国、美国、日本等发达国家近年来一直极力推动本国学生来华受教育和交流,2015年这个势头不会减弱。

来华留学加速发展是2015年留学领域可以预见的趋势,我国高校将成为来华留学承接工作的主体。这对留学机构而言是个利好,其将开发针对来华留学的服务,在激烈竞争中另辟蹊径寻求转机。

>>目的分化

移民与留学深度交融

移民留学是2015年蓄势待发的另一热点。

实际上,移民与留学的关系,可以说互为因果,越来越难以清晰地划分。人们并不清楚到底有多少留学家庭是奔着移民的目标在规划留学。以《留学》从移民机构获得的反馈来看,前来咨询的客户几乎都会问到一个问题“通过留学是否可以移民海外?”在很多人眼中,留学是移民的前哨站。实际上,通过留学成功移民的概率因地域而异。《留学》杂志“一茶三座栏目”曾就这个问题与专业人士进行深入交流,再结合移民机构提供的数据来看,通过留学途径移民美国的转换率,高达70%-80%;加拿大约为20%-25%,澳洲由于留学生找工作相当困难,实际转化率低于20%。留学与移民已处于深度交融的状态。

职教留学成新热点

职教留学,包括专科生留学和高级蓝领留学。从《留学》杂志收集的信息来看,职教生留学的愿望并不弱于其他学生。《留学》杂志常收到这样的提问,“我想通过留学,摆脱专科生的身份,等我回国就能找到更好的工作,请问我能去哪留学?”

2014年以前,职教生留学需求被冷藏,这种情况在2015年将有所变化。

2014年6月22日,《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》正式发布。根据《决定》,中国现有的近2500所高校,在2020年前后将有1600至1700所转向以职业技术教育为核心的高校。

政府还鼓励职业院校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,完善中外合作机制。《决定》中提到,“支持职业院校引进国(境)外高水平专家和优质教育资源,鼓励中外职业院校教师互派、学生互换。实施中外职业院校合作办学项目,探索和规范职业院校到国(境)外办学……”

《决定》吹响了我国职业教育转型的号角,与此同时,也给谋求与中国进行职教合作的国家带来了留学合作的机遇。放眼世界,希望同中国在职业教育方面加强合作的国家,有荷兰、德国、法国、意大利等多个职业教育发达的国家。在2015年,中国与其他国家的职业教育国际合作将有增无减,职教生的留学之路将随之拓宽。

根据我国职业教育改革以及谋求国际化合作的现状,再结合当下年轻人的就业需求,《留学》判断:第一,专科生留学需求已经开始萌芽;第二,高级蓝领留学值得留学家庭重视;第三,中外职校的人员交流,虽然是以院校为承办主体,但具体操作层面有市场发挥的空间,存在不少商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