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豫教国际留学官网
省教育厅唯一直属留学服务机构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

想送孩子留学?家长请先三省

来源:互联网
  更多

据教育部统计,我国自1978年恢复海外留学项目至今,已向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输送了近250万名留学生。在此背景下,如何摒弃急功近利的留学观念,并成功、稳妥、高质量地实现留学梦,已成为不少留学家庭关注的热点。为回答上述疑问,记者采访了深圳本土留学业内人士、曾经留学英国、新西兰的“海归人士”冯鑫。

一省:你是否杜绝了盲目出国心态?

“人们常说,‘幸福的家庭有着相同的幸福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我把它修改一下,就是‘多数留学家庭有着相同的盲目,盲目本身又存在各自的特殊’。盲目性几乎成为当代中国留学生和留学家庭的首要特征。”这是作为21世纪第一批留学生,已过而立之年的冯鑫与记者聊起留学时的第一反应。冯鑫现在每天要接待十余位家长,为这些家长们回答各种各样的留学问题。“我发现一个现象,不少家长对孩子留学这一选择的第一认识就是‘我的孩子要尽快出国,我需要找中介’。但他们并不知道孩子们的选择和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。于是,家长都会迫不及待地寻找中介,漫无目的地倾听顾问们的项目推荐。”冯鑫告诉记者,他对于这一现象也不陌生,就在十多年前,冯鑫也是这样一路走来,“为了修正自己的留学目标,我在完成新西兰的学业后,继而申请了英国的学业,重新踏上留学的另一征程。”在冯鑫看来,这是从“回避国内选留学转向实现价值要留学”的关键点。

“潜在留学生及他们的家庭,与中介的关系是不对等的。家长们支付了高额的费用,却得不到对等的信息量。这种asymmetric information(信息不对称)就造成了家长处在‘人为刀殂,我为鱼肉’的角色里。”

冯鑫呼吁家长及学生,在选择出国前应该有一个反省期,“家长和孩子们都得好好想想我们是为了什么出去?你的孩子可以随大流实现留学的梦想,但你有没有想过出去之后,如何学?怎么学呢?”冯鑫担忧道,“家长需要警惕这种现象的蔓延,倘若真的需要选择留学,也要选择适恰当的留学衔接方式去实现,而不是用很短期的需求去实现长期的目标。”与此同时,冯鑫发现,不少家长对留学的盲目多建立在急于求成的思维方式上。“家长们发现出国要考雅思,就在短期内投资、投时间让子女去学雅思;发现雅思过了还有PS(个人陈述)、RL(推荐信)、GPA- List(成绩单)、VISA(签证)要忙,就和孩子忙得团团转做这些功课。总是在为了完成一个毫无规划的目标,而盲目、急切地完成短期的任务。”在冯鑫看来,这样的结果就是“能留学、却留不好学。”家长们花费巨资让子女出国,不但不能在国外留下来,反而在回来后继续“啃老”,这一结果对任何一个当初送孩子出去的家长而言都无法接受。

二省:你是否冲着排行榜择校?

“家长总会问中介机构的顾问,孩子出国应该去哪个国家,选哪个专业?我就嘀咕: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应该选择什么学校和专业,你还指望别人更了解你?”冯鑫认为,兴趣需求型、专业发展型的选择才是当前留学生家庭、留学生本人应该首选的择校择业方法。冯鑫还说,很多国内家长在择校时只看排名,不看其它。家长与中介的对话总是围绕着“选什么学校”这个问题绕圈子,却放弃了出国选择前的根本问题——凭什么选学校?

冯鑫举了一个例子:小廖堪称“学霸”,在出国后一直从事IT行业的工作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小廖在英国伯明翰大学的网络安全专业茶会与比尔·盖茨相遇,当时盖茨称凡是能在这个专业顺利完成学业的学生,将能入职盖茨的网络安全顾问团队。小廖就申请了这一专业的学位。当时班级里汇聚了IT业界的行业精英共30人,这一专业又在英国排名拔尖,这让小廖对于专业方面的学习“信心爆棚”。在支付1万多英镑后,小廖开始了自己的专业学习。在开学后的第六周,这个原本有30多人的专业已经有7个人申请退学,几乎两周结业一门课程的专业强度让所有学生都感到为难。尽管如此,小廖还是熬到了第八周,但此时已经有4门课结业,小廖却挂科2门。按照学校要求挂科超过3门就会被劝退。此时,小廖只能选择离开学校。

冯鑫分析,小廖的不足在于没有顾及到这个专业是否是自己真正喜欢的,而是孤注一掷地为“比尔·盖茨的承诺”去努力,失去了寻找符合自己需求的机会。对于像小廖这样的学生,冯鑫建议家长和孩子在选择学校之前,都要思考两个问题:择校看排名是看什么样的排名?我们是否有对自己重新定位?他认为,对于上面两个问题可以用“反向定位法”、“看专业-看国家-看自身-看学校”的方式进行解答。“比如,学习矿业的学生可以首选加拿大、澳大利亚;学习酒店管理的学生首选瑞士;学习IT行业的首选美国。”

三省:哪一条路更适合你的子女?

作为“海归人士”、留学行业从业人员,冯鑫也看到了当前五花八门的留学项目,“AP班、SAT教学班、留美实验班、直升预科班,究竟哪个更适合你呢?”他以美国留学为例告诉记者:“美国的大学都是在前两年主攻专业起步课程、公共课程,你的子女在留学伊始的专业目标,是需要他们在大学二年级之后努力争取的。”他以美国院校应用数学的硕士、博士教学为例,不少美国学校大一、大二的应用数学课都是由顶尖数学大师亲自任教。但当前,不少家长总是因为出国的“迫切性”,被这些项目牵着鼻子走,失去了自主选择和了解的理智。

他认为,“因为留学的不当选择,在出去之后造成的家庭矛盾也不在少数,父母之言真的就是一言九鼎?”他建议,父母们可以让孩子找合适的机构“试探”孩子留学的潜能。“假设有这样的一个专属的时空,让孩子们在国内提前了解国外需要遭遇的各种情况,并从语言、生活能力、专业素养、文化认同方面有更多理解,学生们留学的道路就更加平坦,也能在那些可能发生的最坏结果出现之前,提前做好规划。作为曾经的留学生,我知道我们到了国外谁都输不起,家长更是输不起,所以个人能力、个人特色的发扬光大是我们需要重点培植的竞争资本。”


官方微博:豫教国际

官方主页:http://www.iees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