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豫教国际留学官网
省教育厅唯一直属留学服务机构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

美国高中录取日有感:留学前先学什么

来源:互联网
  更多

一年前的发榜日,我拿到了以为拿不到的Deerfield的通知书,窗外没有雾霾,望着长安街上驶过的一辆辆汽车,心中踌躇满志:一份新的生活在等待我去创造、去改变,此番激动,可想而之。一年后的今天,我还坐在这里,但长安街上的车似乎跑慢了许多,远处的灯光也不是那么耀眼了。

一年下来,真的感叹自己在很多方面想法的变化。310是个分水岭,大家很快便会知道今年最新的"申霸"是谁,美高这个圈子也会迎来新一届同学。在祝福同学们心想事成的同时,回望去年310之后的这段岁月,感慨万千,因此写下这篇短文。

迄今为止我见过的最流行并被广泛认可的观点,便是要在9月份去美国上学之前把数理化学好。大家都想以数理化的领先在美国先行立足,这当然可以理解。但同时,我觉得最不需要的便是在上学前把数理化学好,原因只是时间。

以中国学生的基础,即便不提前学,数理化在美国也不会有什么问题,还不如利用假期学些别的。美国老师的教学出发点是你对要学的知识一无所知,因此他们永远会从最基本的知识点和练习讲起。这需要的只是认真,而不是提前学习。所以,从310被录取到9月去学校,我觉得这半年一定不要花费在数理化上,其他可学的东西太多了。

首先便是英语。我观察,大多数中国学生的英语根本不过关,一方面是学术上的阅读和写作能力,一方面是与美国人的沟通能力。即使我SSAT考了98%,读奥德赛仍需要查好长时间词典,读莎士比亚则要花大量时间反复琢磨每句话的结构和含义,现代小说的阅读速度与美国学生的状态也很有差距。同时,美国人的'essay'也不是一个托福模板可以搞定的,英语课写作所要求的熟练和流利程度远超标准化考试的水平。在与美国人沟通方面,这更是一种对语言随意运用的能力。在SPS,见了很多托福口语28分以上的申请者和SPS学生聊天,我只能说沟通能力离理想境界还有一段差距——你是否在用人家的语言表达你的观点、你用的词汇和句型是否地道、这帮美国学生爱听的表达方式是什么……

其实相比数理化,中国学生的英语更需要加强。我只是后悔——如果从去年310开始,我每天坚持读50页原版书、写两篇essay或小故事,我现在一定会少些挣扎。

其次便是音乐。"中国学生好像每个人都会一门乐器,对吧?"SPS的招生官有一次问我。中国学生从小就开始练乐器,钢琴、小提琴、长笛……这不是什么坏事儿。我到SPS之后,找了位萨克斯老师,每周上一次一对一。这位老师确实水平不高,教了俩月还停留在我三年级吹的音阶上,于是我跟音乐组组长聊了聊,改成了他教我。音乐组组长是朱利亚音乐学院毕业的,简直就是个音乐家。但可悲的是,我越发感到自己的音乐修养跟不上他的指导。也确实,在中国一直努力成为考级体制的优胜者,哪儿学过什么"修养"。

经过与父母和萨克斯老师六年的斗争后,我终于醒悟,音乐有着无限的奥妙与乐趣,音乐是个将会伴随我一生的东西,而或许过了高中这四年,我再也没有什么机会上课、练习,这么一想,难道不该抓紧时间去学习、去练习吗?我只是后悔——如果我去年多花一些时间在音乐素养的提高上,现在每天从老师那里学到的一定会更多。

最后便是体育。体育并不是SPS学生评判对方的唯一标准,但毕竟是美国,体育肯定代表了学生素质的一大方面。到美国上学,除了每天呼吸新鲜空气"洗肺",多跑跑步、举举哑铃没什么不好。我给自己定下目标,四年高中毕业之后,最起码要精通一项运动。我觉得,去美国之前练好体育,除了更容易交到朋友、能跟人家有共同话题等社交上的考量外,更重要的还是给自己更多选择。秋季时,足球队我没踢进去、橄榄球队更不用说,所以只能去跑步;冬季时,壁球没打进校队,滑冰滑得也并不一流,所以只能在冰球队里当个不用动的守门员。虽然我这近一米八的身板儿在国内还算不错,但比起美国孩子,运动素质仍然差强人意,所以最后留给我选择的运动少之又少。

美国确实是个可以尝试新鲜事物的地方,但某种程度上说,尝试是在跨过门槛以后才真正开始的。中国学生都去尝试新的科学,而且应付得很好,那也是因为从小培养了很好的理科素质。而到了体育上,我们中国学生从小在体育运动上的积累太少了,所以身体素质一般都不如美国学生,可尝试的运动项目也便少了。这个道理无论是在中国人身上、还是在美国人身上,都是适用的。我只是后悔——如果去年暑假时,我每天去踢踢足球、打打壁球、跑跑步,让自己在运动方面有所提高,或许今年我的运动选择会更多、能在学校里施展得更开、能更全方位地享受美国教育。

细细想想,所谓的硬实力,亦可归为一个学生在学术、体育、艺术三方面的本事和造诣。这三方面的实力支持着一个学生在学校的地位、受欢迎程度、号召力等——你希望没有种族歧视,但凭什么让别人尊重你?你想搞课外活动,又凭什么让别人接受你的领导?未来生活中一切的一切,其实都是基于实力的。

被录取后,也许不少同学都有一种开辟新生活、改变旧世界的踌躇。伴随这种激情的,便是立刻开始学习的欲望——说到底我们还是想赢在起跑线上,我们恨不得要把整个高中数理化在一个暑假里学完、要在语言课程上跳级、要马上考三门"简单的"AP、要马上开始接触SAT,甚至憧憬开学第一天就语惊四座、鹤立鸡群。但现实的天地或许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广——除了数理化,我们还可以学英语、可以读书;除了学习,我们还可以练体育、玩音乐。

现实或许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残酷——美国人不是傻子,寄宿高中也不是可以轻松玩转的通往顶级大学的捷径。或许我们真该问一下自己:是否把太多的目光投向了3月到9月的这段时间,而忽略了未来更大的图景、以及现实中更值得我们关注的事物。